• <tr id='c38UNs'><strong id='c38UNs'></strong><small id='c38UNs'></small><button id='c38UNs'></button><li id='c38UNs'><noscript id='c38UNs'><big id='c38UNs'></big><dt id='c38UNs'></dt></noscript></li></tr><ol id='c38UNs'><option id='c38UNs'><table id='c38UNs'><blockquote id='c38UNs'><tbody id='c38UNs'></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c38UNs'></u><kbd id='c38UNs'><kbd id='c38UNs'></kbd></kbd>

    <code id='c38UNs'><strong id='c38UNs'></strong></code>

    <fieldset id='c38UNs'></fieldset>
          <span id='c38UNs'></span>

              <ins id='c38UNs'></ins>
              <acronym id='c38UNs'><em id='c38UNs'></em><td id='c38UNs'><div id='c38UNs'></div></td></acronym><address id='c38UNs'><big id='c38UNs'><big id='c38UNs'></big><legend id='c38UNs'></legend></big></address>

              <i id='c38UNs'><div id='c38UNs'><ins id='c38UNs'></ins></div></i>
              <i id='c38UNs'></i>
            1. <dl id='c38UNs'></dl>
              1. <blockquote id='c38UNs'><q id='c38UNs'><noscript id='c38UNs'></noscript><dt id='c38UNs'></dt></q></blockquote><noframes id='c38UNs'><i id='c38UNs'></i>

                【社会Ψ 创新家】王辉耀:如同经【历了一次世界大战

                2021年12月27日

                撰文/浮琪琪

                2019年12月初,武汉爆发“不明肺炎”,2020年1月7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判定“不明肺炎”为新型冠状病∑ 毒。随后1月23日,武汉“封城”,3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冠疫∑ 情构成“全球大流△行”。

                谁都未能料到,这场全球疫情竟然绵延两年,造成全球505万人死亡。疫情给全●人类带来的,在消逝的生命之█外,多的是更隐蔽、更多层次的影响,无论是在政治、经济还是文化、心理上,无论是在环境、行业还是家庭、个人上。

                疫情究竟改变了什么?如果ξ说一年前我们还身处其中,茫茫然未觉其↙味,对疫情盲目乐观以至于无▼法思考疫情的深远影响。而今,疫情爆发两周年之际,是时〓候重新审视这场始料未及、波及全球的疫情,它到底改变了什么?带来了什么?

                我们采访了全球化智库(CCG)创始︼人兼理事长、国务院〖参事、商务@部中国国际经济合作学会副会长王辉耀。

                他出生于新中国第一代铁路建设者家庭,父亲王镇中曾任原铁道部第二铁路工程局机电公司总经理兼党ξ 委书记,参与建设了←成渝铁路、宝成铁路、成昆铁路和坦赞铁路。王辉耀早期在国家经贸部工作,随后赴北美留学,曾ζ 担任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高级研究员,也长期担任中国欧美同学会副会长,多年来创办企业、社团、智库,在经济、文化和公共外交上促进中国与国际开展交流。

                王辉耀,全球化智库(CCG)创始人『兼理事长、国务院参事、商务部中国国际经济合作学会副会长

                 

                1 全球治理体系落后全球治理实践

                《社会创新⌒家》:从2019年12月初疫情爆发,至今马上两年了,很难想象疫情这种非常规状态居然持续了这么久。想到疫情两周年,您对此是一种什么样的心境?

                王辉耀:想到疫情暴发快两年了ぷ,会有一种丧失时间感♀的体会。

                当代的我们没有经历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但我们ω经历了疫情,如同经历了一次新的世界大战。疫情造成全球超过500万人死亡,让人直面生命的宝贵与脆弱。

                疫情对人类政治、经济、文化、心理等方方面面产生了【重大影响和冲击,让我们失去了很多机会和时间,承受了巨大的经济、心理压力,这些损失是无法估量的。

                新冠疫情对》我们来说可以说是一次深刻审视和反思√的契机①。当然,疫情也带来新↘的变革,比如数字经济、虚拟经济得到极大发展。

                《社会创新家↘》:谈及疫情的影响,就您研究的国际政治方面,疫情是如何影响国际政治格局的?为何一个病毒能让整个世界“人仰马翻”,创伤甚至◤比战争还甚,这暴露出哪◤些问题?为何面对威胁,各个国家都显得十分被动。

                王辉耀:疫情造成史无前例的全球大闭锁,国家之间隔离◆▅、疏远,缺乏交流,只能隔空舆★论战,国际关系变得更复杂,地缘政治更紧张。别说贸易战这样的冷战,甚至疫情大▆战导致军事热战也有可能,而核武器时代的军事大战甚至可能造成人类毁灭。

                在国际政治方面,疫情暴露了一个严╱肃的事实:全球治理体系严重落后↑于全球治理实践。

                1945年,联合国■刚成立时,全世界只有25亿人口,现在全世界有78亿人口,二战后建立的全球治理体系已经跟∞不上全球治理实践。比如WTO已经二十多年停滞不前,逐渐被边缘化。

                病毒是人类的天敌,需要全球携手合作,但当前缺乏一个强有力的协调与领导力量,国家之〗间各自为政,互相封锁,把病毒溯溯政治化,而不是通力合作。世界卫生组织也没有发→挥应有的职能,全球治理体㊣系在疫情考验下几乎是一个失效的存在,亟待革新和提升。

                《社会创新家》:全球协调□ 合作,听起来十分美好,但毕竟这是一个政权世界,不同的国际、政府,真的有可能会超越性地成为一个命运共』同体吗?还是这种共同体的期待有点像乌△托邦。

                王辉耀:这并不是一个虚幻的乌托邦理想。在以往人类面临的大流行病或威胁面前,不同国家、政府有过卓有成效的合作。比如联手阻止了埃博拉病毒的蔓延。既往全球治理还是很有成效的,如果没有联合国,可能已经爆发过新的世界大战了。而我们国家也是在加入WTO后才快速发展起☆来。

                全球协调、治理是有存在◎价值的,也是可以实现的。但当下问题是,全球实︽践发展太快,全球治理跟不上,意识形态、政治、地缘、价值观差异从中制造很多隔膜,全球协调、合作很难开展。

                 

                2 中美冲突待续,和平共处各显神通

                《社会创新家》:在疫情之前,中美贸易战已打响,后续疫情间中美矛盾、摩擦又接连不∏断。中美之间的关系走向会是什么ㄨ样的?

                王辉耀:中美之间的︽矛盾是老牌大国和新兴大国之间的结构性矛盾。

                特朗普时期,他将中国视为邪恶帝¤国,全方位打压抑制。拜登上台后,对中国的态度缓和许多。特别是前些天习拜会召开,说明中美双方坐下♀来谈是有可能的。

                美国◥也在不断改变,不再〓寻求改变中国体制,也开放媒体与中国交流,开放留学生签证◣等,这些都是向◣好的变化。但拜登也要面临国@ 内两党的反华共识和选举压力,中美之间在知识产权、数字经济、贸易等方面未来还会继续有摩擦,但会限制在不擦枪走火的范█围内,以防中美关系继续自由落体式下滑。

                2021年是中美关系的转折年。只要美国在意识形态上不把中国当作邪∞恶敌国,两个大ぷ国之间承认差距和冲突,中美两国就可以争取和平◣共处、和平竞争、互相开放。正如习拜会所达成的共识,中美两艘大船不能相撞,应相互ω尊重、和平共处、合作共赢,既办好各自国内的事情,又承担起应尽的国际责任。

                《社会创新家》:有说法是,中美之间的矛盾,根本上是价值观的矛盾,当然【疫情更凸显了两国价值观的差异,您怎么看?

                王辉耀:中美之间的价值观肯定存╲在差异,关键是不要试图把一套观念或做法强加给别人。当拜登政府从№阿富汗撤军,他们便意识到,不应该强行改变一个国家,也表态不再寻求重建一个民主国家。日前,拜登也表态不寻求改变中国。

                美国为首的西方价值观之所以被推崇,是在战后几十年间西方发展繁荣,连带西方的价值观也被认可。而中国在发展上追赶得很快,很多方面做得是最好的,比如实现了八亿人口◤脱贫,抗击疫情也有〇成效,这说明中国有自身→内在的价值观和发展逻辑,虽然与西方不一样,但同※样是有生命力的,说不定未来西方还要向中国学习。

                未来,中美大国之间的意识形态冲突还是会继续存在,但不是那种“谁先进、谁落后”“谁优秀、谁糟粕”的冲突。每个国家的意识形态、治理模№式不同,关键看什么№是适合自己的。美国既然不寻求改变中国,那就有可能接受中国,与中国互相学习、和平共处。

                《社会创新家》:疫情以来,关于美国衰落或正在走向衰落的观点十分流行,包括美国内部也有这种声音,您怎么看?

                王辉耀:我不觉得美国走向了衰落,美国↓在很多领域仍然拥有相当大的优势,比如高科技、制造业、自由的环境、诸多领域的创新等,美国仍∑ 然吸引着全世界的优秀人才。我们国家发展很快,可能2030年GDP总量↙超越美国,但人均GDP估计到2050年也很难达到美国的人均水平,我们发展并不意味着美国衰落,不存在东升西降的」问题。

                如果真要讲“衰落”,美国所谓“衰落”是从美国对世界的掌控力而言,不如之前那样“一言堂”了。事实是,美国仍然有领先优势,我们□ 不能抱持美国在衰落的心态。

                 

                3 更包♀容的全球化仍是未来发展方向

                《社会创新家》:“撕裂”是一个关键词,无论是国际政∑ 治还是国内政治,疫情又加重△了这种撕裂。您怎ζ 么看这种撕裂,及撕裂的背后意味着什么?

                王辉耀:疫情确实凸显了“撕裂”的问题。

                在美国国内,社会撕裂更加★严重。美国的特点是经济全球化,但政治Ψ 本地化。跨国公司将业务分散到全球,但利润并没有⊙惠及美国本地的蓝领,特别是中西部州,这些州非但没有在全球化『中受益,反而受到全球化的冲击。

                美国的富人是全球化的受益者,富人越来越富,穷人越来越穷,美国政府的调节和投入没有跟上,社会贫富差距越来越大。这些不是全球化受益者的群体自然会选出特朗普那样反全♀球化的政客,也自然会将中国认为是】美国失败的替罪羊,反华成为他↓们的政治正确。

                疫情暴发以来,我们国内的民族主义、民①粹主义也有所上升。特朗普对中国的打压让国︽内的民粹一定程度上成为政治正确,再加上国内许多人所处的环境封闭,信息源单一,自身体验比较有限,独立思考能力不足,很∞容易被缺乏理性甚至充斥假新闻的环境影响。我们还是需要更开放,多向外观♀察,才能得出一①个比较客观的结论。

                《社会创新家》:从现代发展史看,这种全球、全方面的闭锁,是绝无仅有的,您怎么看未来全球化的发展趋势?

                王辉耀:未来,全球化依然是大方向,我们需要更包容的全球化。同时,全【球治理也要跟上,比如WTO改革,比如类似CP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这样的贸易多边协定要跟上☉。中美欧这样的主要经济体要协调起来达成一致,如加强联合国地位和体∴制机制改革等等。

                《社会创新家》:疫情暴露出我们存在哪些问题?

                王辉耀:疫情期间,国内很多人对华人的态度非常负面,甚至出现侮辱性言辞,如“祖国建设你不「在,千里投毒你最快”等,但其实国内80%左右的外资都是华人华侨引进的,这种现象值得反思。

                在政策上,我们可以更开放╱※。现在很多国家都开放了,对病毒不再是零容忍∴,我们的疫情控制还很严格,外国人很难进来,我们也很难出去。在防御和开放之间应该寻求一个更好的平衡点。

                疫情期间,中国的国际形象遭遇危机,除了因为与世隔绝造成国家之间的猜忌、误判,也暴露出我们不掌握国▆际话语权的问题。当前,中文不是世界主流语言,但中国可以提升〖话语体系、叙事方式并进行理论创新,甚至可⌒ 以开放互联网,让更多中国人可以去外网上发表观点,阐释中国的影响。

                在对外发声上,我们要用国际听得懂的语言,比如我们讲全过程民主,讲自@ 由发展,这些是∩全世界的共同价值。我们要打造中国与世界对话的新叙事。

                在国际参与上,我们应该在国际上更积极地参与☆引领。比如我们完全可以●与WHO 推动全球建∑ 设一个国际健康利益共同体,如召开世界疫苗大会,在我们有优势的基建上与更多国家开放合作等。

                《社会创新家》:清华大学孙立平教授曾判断,我们当前面临一种选择:在新的历史背景下,如何选◆择我们的发展道路,是柴米◆油盐还是星辰大海?您怎么看?

                王辉耀:中国的☆发展深受世界环境影响,如果中国周围的环境是紧张、敌对的,那我们可能会矫枉过正。但假如美国不打算ξ改变中国,寻求和平共处,中国在世界上不遭遇太多偏见、敌视和污名化,那也许我们会走一条更平和的道路。

                《社会创新家》:疫情为整个人类提供一次深刻自我审视的机ζ会,人类应当反思些什么?

                王辉耀:马斯克和贝索ω 斯都讲过,当人类飞到太空,在太∏空里看地球,会意识到我们都是人类,是要与外太空竞争的,而不是人类彼此之间内斗。很多时候,我们要跳出自我看问题,跳出框架看世界。

                人性当然是多元复杂的,但我们可以建立良好的机制和环境,以此来抑恶扬善。我们人★类仍然需要理想的支撑,需要人文主义的情Ψ 怀,既承认人性的脆弱,也要看到人性的反脆弱性,共同应对人类面临◎的灾难与威胁。

                 

                文章选自社会创新家,2021-12-27

                 

                关键词 王辉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