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xxXfZE'><strong id='xxXfZE'></strong><small id='xxXfZE'></small><button id='xxXfZE'></button><li id='xxXfZE'><noscript id='xxXfZE'><big id='xxXfZE'></big><dt id='xxXfZE'></dt></noscript></li></tr><ol id='xxXfZE'><option id='xxXfZE'><table id='xxXfZE'><blockquote id='xxXfZE'><tbody id='xxXfZE'></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xxXfZE'></u><kbd id='xxXfZE'><kbd id='xxXfZE'></kbd></kbd>

    <code id='xxXfZE'><strong id='xxXfZE'></strong></code>

    <fieldset id='xxXfZE'></fieldset>
          <span id='xxXfZE'></span>

              <ins id='xxXfZE'></ins>
              <acronym id='xxXfZE'><em id='xxXfZE'></em><td id='xxXfZE'><div id='xxXfZE'></div></td></acronym><address id='xxXfZE'><big id='xxXfZE'><big id='xxXfZE'></big><legend id='xxXfZE'></legend></big></address>

              <i id='xxXfZE'><div id='xxXfZE'><ins id='xxXfZE'></ins></div></i>
              <i id='xxXfZE'></i>
            1. <dl id='xxXfZE'></dl>
              1. <blockquote id='xxXfZE'><q id='xxXfZE'><noscript id='xxXfZE'></noscript><dt id='xxXfZE'></dt></q></blockquote><noframes id='xxXfZE'><i id='xxXfZE'></i>

                【参考消息】中美应合作应对“关键十年”

                2021年5月31日

                近日,全球化智库(CCG)举行名家对话——“CCG对话《金融时报》副主编及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世界经济复苏时期的中国角色”。CCG主任王辉耀与马丁·沃尔夫围绕全球化和中国在世□ 界格局中ξ的地位、疫苗的国际合作、中国经济发展成就以及世界经济发展走势等话题进行了深入讨论。


                马丁·沃尔夫:中美不可能脱钩

                 

                全球秩序正在发生非常重大的变化,除了经济、政治发展︽的原因,还有♂疫情的推波助澜。我们被迫重新思考对世界的●看法,目前的十ζ 年是人类历史中关键的十年,将决定人类的未来是否繁荣和平。我们现在面临艰巨的挑战,需要重新调整过去二三十年里形成的全球秩序与合作格局中的不足之处或坍塌的部分。现在这※个时刻,可能是我此生经历过的最有挑『战的时刻。

                过去15年,我们出现了两次重大的全球危机,一次是2007年至2009年的金融危机;另一次是新冠肺炎疫情,它对经济的影响更广泛,在全▅球历史中相对少见。我们愿意用经济代价换取人类生命。首先,科技的巨大进步让我们得以用科技手段⊙解决问题,在线会议平台的发展让商业活动不用面对面也能开展。但这也产生了巨大的不平等,受过良好教育、可以熟练运用科技进行远程工作的人从中获益更①多;国家间的发展也出现了不平等◥,因为更富有的国家能够采取更多的高科技线上手段。

                其次,医疗技术的进步让我们能够生产数十亿剂有效的新冠疫苗,但疫苗分配非常不→平等。一些成←功控制住疫情的国家实现了经济复苏,但一些国家的情况比较糟糕,危机给它们带来大量♀负债。因此,尽管新兴国家▅的发展势头强劲,但非常不平等。另外,疫情产生大量敌对、愤怒的情绪与政治的不稳定,会影响未来的局面。

                目前,全球化面临严重※的不平等现象。中国从全球化中受益,经济高速增长。但西方国家的不平等现象日益严重,很难提高生产率,因为服务业在经济体系中占比很大,很大一部分人︾口的收入没有提高,这将引发种族间∞矛盾。而且随着经济全球化,国家对经济的控制能力降低,再加上经济体系是全球性的,而政治体系是国家性的。在这种情况下,保持政府间的国际合作需要建立全球秩序、全球治理和全球规则,用谨¤慎方式向人民传递信息。

                美国正变得以联盟为导向,而不是以全球化为导向。在国家利益与全球合作、经济利益与政治安全之间,想要实现平衡是很困难的。即便完全没有意识形◤态元素,中美之间也可能产生摩擦,这其中有历史原因,但冷战的类比确实没有价值,因为中美经济融合度很高,合作是唯一可能解决问题的方式。

                中美必须带着差异共处。从经济关系上看,要把核心的安全问题分离出来,接受差异并管控差异。如果两个文明都良好地运ω转和发展,并且相互学习,那将是一件好事。中美不可能脱钩,密切的经济交织使中美不断加深相互间的理解,但也需要保①持稳定的力量平衡Ψ 。

                双方都需要做出让步,中国要提出全球性建议,而西方必须接受中国作为一个合法的合作伙伴。“”


                王辉耀:中美应一起做大“蛋糕”

                 

                新冠疫情对世界经济产生了重大影响,随着疫苗接种的推进,一些国家的情况逐渐变好,全球经→济会迎来复苏△,但道路是跌宕曲折的。

                全球治理落后于全球实践,我们需要做一些调整,让大家可以公平分享全球化成果,而不是让中国承担所有责任,成为替罪羊↑。资本主义在全球广泛自由运作,让所有上层精英受益,很多经济区域遭受№经济不公,没有平等机会。想要解决这个问题,首先要加强全球合作,建立信任,共同应对疫情和气候变化,否则,中美会受所谓意识形态和价值差异的驱使而渐行渐『远。

                我们要用不同的眼光看待中国的和平崛起。中美可以像奥林匹克竞赛那样和平竞争,成为竞合伙伴。中国有五千年历史,有自己的发展逻辑,中国的集体主义在抗∑ 击新冠疫情的过程中发挥了极大作用。中国制度对中国来说非常有效,我们拥有覆盖面最大的医疗保障体系,还让8亿人摆脱了贫困。

                人权的内涵也需要更新。疫情期间,中国人民主动执行了居家隔离措施,因此现在中国成为最自由的国家——人们可以自由出行。

                我认为,科技民主、市场民主以及所有这▼些东西的结合,是一种新的民主治理模式。现在我们处在一个高度人工智能化的世界,各国正在以新的方式管理国家。中美应该避免将对方视为异己进行抨击。中美需要找到更多共同的任务或挑战,并共ㄨ同努力,给世界创造一个大“蛋糕”。

                 

                文章选自《参考消息》,2021年5月31日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