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HPlFAS'><strong id='HPlFAS'></strong><small id='HPlFAS'></small><button id='HPlFAS'></button><li id='HPlFAS'><noscript id='HPlFAS'><big id='HPlFAS'></big><dt id='HPlFAS'></dt></noscript></li></tr><ol id='HPlFAS'><option id='HPlFAS'><table id='HPlFAS'><blockquote id='HPlFAS'><tbody id='HPlFAS'></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HPlFAS'></u><kbd id='HPlFAS'><kbd id='HPlFAS'></kbd></kbd>

    <code id='HPlFAS'><strong id='HPlFAS'></strong></code>

    <fieldset id='HPlFAS'></fieldset>
          <span id='HPlFAS'></span>

              <ins id='HPlFAS'></ins>
              <acronym id='HPlFAS'><em id='HPlFAS'></em><td id='HPlFAS'><div id='HPlFAS'></div></td></acronym><address id='HPlFAS'><big id='HPlFAS'><big id='HPlFAS'></big><legend id='HPlFAS'></legend></big></address>

              <i id='HPlFAS'><div id='HPlFAS'><ins id='HPlFAS'></ins></div></i>
              <i id='HPlFAS'></i>
            1. <dl id='HPlFAS'></dl>
              1. <blockquote id='HPlFAS'><q id='HPlFAS'><noscript id='HPlFAS'></noscript><dt id='HPlFAS'></dt></q></blockquote><noframes id='HPlFAS'><i id='HPlFAS'></i>

                OECD幕僚长兼G20协调人:新冠危机从各方面更加强调了跨国对话的重要性

                2020年7月16日

                2020年6月24日,中国首个、也是规格最高的纪念联合国宪章签署75周年的线上论坛举办。来自联合国日内瓦总部、联合〗国驻华系统、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等联合国多个机构的㊣负责人、前政要,以及来自世界贸易组织、世界银行、经合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国际劳工★组织、巴黎和平论坛等多个国际组织和国内外知名智库近20位代表通过视▼频连线,围绕多边主义及可持续发展议题△展开深入讨论。论坛由全球化智库(CCG)、当代中国与世界研究院、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文明对话研究所、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及英国东亚委员会联◎合主办。

                经合组织(OECD)幕僚长兼G20协调人加布列拉·拉莫斯(Gabriela Ramos)在会上表示当前的新冠危机更加强调了跨国对话的重要性,可持续发展目标、国际基础设施和决策机制中的弱点、疫苗研发、国家财政赤字等问题都需要国际合作、协调各国的力量。

                以下为加布列拉·拉莫斯演讲全文:

                新冠病毒大流行对全球发起挑战,对每个人的日常生活、工作和经济都产生了巨大影响,需要在各层面回应。同时,多边主义现在开始被很多人质疑,且很多国家的领导人面对这些质疑的第一◥反应是进行国内的应对,而不是更多地进行国际间的开放对话。实际上跨国对话是特别重要的,尤其面对当前发生的全球性问题,如果没有全球性的应对方案、解决方案,将找不到出路。我认为,基于全球的协调做出的反应【才是最优解。

                首先,在新冠疫情面前,各国仍然要继续努力实现之前在各大议程中确定的,包括◣可持续发展目标和《巴黎协定》等在内的一些重大目标和曾经达成的共识。除了公共卫生方面的挑战,其他问题也不容忽略。因此,我们需要从过去相似事件中学到教训,需要在桌面上坦诚交流这些问题。

                疫情很可怕,数万人失去了生≡命,他们的亲∴人在哀痛。但我们要做的不是陷入悲伤当中,不是感觉疫情摧毁了一↘切。此外,很多领导人也都提过,国际贸易中的保护主义在疫情中成为一个更加▆明显的问题,世界体系处于脆弱的时刻。作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环境、社会的沟通交流和健康问题都是密切相关的,需要确定这些问√题的轻重缓急,以确定更好的应对方式。

                再过去的这些年里,不论在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经济机遇在数量上增长,极端贫困问题有所缓解。此次应急危机是№一个关于毅力和复原灵活性的考验。一些非常严格的措施,如封锁▃国境、交通限制等可能还会持续一段时间,同时疫苗的研发也还有待时日,因此短时间之内疫情仍然会对生活各方面造成很大影响,但仍要保有乐观的心态。中国、韩国、墨西哥等国在开始时疫情比较严重,但通过快速ξ的行动和措施,很快地就将疫情抑制住。OECD幕僚长组织也对各种问题有应对措施和完整的机制。

                经济预测表明,今年全球GDP会下降,不平等问题和妇女儿童会受到很大冲击。例如女性占全球劳动力的70%左右,她们也是很多行业的重要主力军。在面临这样的健康危机时,女性要平衡家庭和工作压力,禁受ξ 的影响和压力是很大的。所有人长期居家也会产生问题,因此有很多行业在思考业界未来时,认为疫情将会产生长期影响。无论如何,在国际层面应该有非常民主的流程,来确保世界能够快速从疫情中恢复和转型,在保护人们的就业机会之外,还要确保经济的快速恢复。

                此外,还需要思考的是如何应对疫情带来的问题,怎样从疫情中恢复和发展得更好,从悲观中看到值得乐观的现象。国际基础设施和决策机制可能有一些弱点,它们在疫情和危机中会更明显,但恰好成为一个暴露∮弱点的机会,让各方面一起合作,相互学习,一起规划,找寻全球解决方案。

                比如德国的医疗行业很发达,有超过10万名高级医学专家,对疫情的应对和恢复非常成功,值得学习。很多其他国家也有值得借鉴的地方,各国在寻找本国解决方案时可以参考其他国家的经验【。

                第二,世界还没有找到可行的疫苗,这个研发的〓过程可能是长期的,还需要5到10年。疫苗研发将会涉及非常大量的投资,单靠一个国家的医疗科研机构是做不到的。在未来几年,各大政府应该组织研究机构进行更多的跨国合作,一起来进行疫苗的研发。现在已经有←些国家已经开始进行联合研究了,他们也在相互借鉴彼此的◤医药市场上的成功经验。投资必须合理,不能完全把这样的任务交给市场,需要一定的政府引导。政府需要投资多少,如何协调各方面的努力,这些都是我们在新冠疫情后需要考虑的。

                第三,很多国家会因为疫情期间的救治和其他活动而背上赤字╱,需要维持经济的运转。因此,在实现财政恢复方面需要更多的合作。财政方面的恢复或许较为缓慢,但需要确确实实地去克服。因此OECD在建设一个所谓的国际税务基础设施框架,通过宣传更强大的税务体系和机制,让各个国家持有更加稳〒健的财政体系。OECD希望能建立更多的实施机制和工具以缓冲财政压力,一些财政产品也可以利用上。当然,回到过去的自给自足的状态是不可取的,我们应该变危为安,这是合作的机会。用以人为本的原则,采用多面的解决方案,各大政府也应该改变他们对于效率、可持续性和包容性的看法,用强大的复原力来推进多边主义。

                现在很多低收入国家还在受苦,在各方面都需要融资的支持。国际组织应该在这个层面上给予他们更好的结果。在此背景下,联合国面临着很多挑战,193个国家要齐心协力地完成可持续发展目标。不论是OECD还是其他国际组织,应当进一步地推进这样的观点,给国家领导人展示出我们的决心。

                单边主义成本非常高,代价也非常大,只有加强国际合作才能够有更好的结果。我们需要团结在一起。

                【本文根据经合组织(OECD)幕僚长兼G20协调人加布列拉·拉莫斯在全球化智库(CCG)于2020年6月24日的纪念联合国宪章签署75周年线上论坛的发言整理,未经本人审阅,转载请注明出处】

                关键词